加載中…

加載中...

作家雙龍,代表作:劍魔傳、中原鏢局、宮花血、十劫、雙龍等 歷史博主 頭條文章作者

軒轅劍第十二部《君子一諾死生相酬》第七章(三)

轉載 2021-06-23 09:25:38
標簽: 軒轅劍7 太史昭 疾鵬 褚紅 天臺密林

三人看得面面相覷,原來疾鵬一直在苦思那條謎題的答案,但終究怎么也想不出來,就叫了出聲,然后它對太史昭道:“想不到!本大王放棄,小鬼你說答案吧?!?/FONT>

太史昭道:“那人最后被封了‘羽林中郎將’,因為他‘與林中狼強’?!奔铲i聽了這個答案,感覺哭笑不得。

三人隨即先返回昆陽,找到小女孩靜兒,靜兒看到他們回來,便追問:“你們有找到我阿父嗎?”

太史昭和褚紅蹲下來,拿出那個香包,遞到靜兒的面前,說道:“你阿父已經……走了?!膘o兒接過香包,登時悲嗚起來,太史昭安慰道:“和你阿母好好過日子。你阿父會看顧你們的?!?/FONT>

可是靜兒卻道:“可是阿母,上個月就已經……”三人聽聞此言,更替小姑娘感到難過,但事已至此,他們唯有送了些錢幣給靜兒,聊表心意,然后就繼續出發,穿過葉邑,繼續望北進發。

他們追蹤著痕跡,一路向北,到達天臺密林的深處,就發現理軍的蹤跡。果如村里的人所說,這里建有一座青銅屋子,還有各式各樣的機關設置,理軍也鎮守于此。太史昭提示大家:“待會都放輕腳步,我們繞過去?!?/FONT>

前面有一員將領,正在擺弄著一把機關弩,他念叨道:“琉璃造的元靈武器,可真不錯。今次,一定要用這玩意兒立個大功勞?!蓖蝗凰煊X到動靜,便猛地轉身,扣動扳機,機關弩射出一記凌厲箭矢,直飛太史昭等人的方向。

太史昭三人急忙閃躲,箭矢在他們之間擦過。與此同時,一只機關獸已經躍起,張口吐出一股火焰,燒向他們,他們只能被逼出草叢。只聽那將領的聲音在煙霧中響起:“小師妹,別來無恙。師妹不但與通緝要犯廝混,還在象禾關壞了我理軍好事。這是鐵了心要與我們作對了?!?/FONT>

褚紅厲喝道:“叛徒,閉嘴?!?/FONT>

只見那將領已經騎在機關獸的背上,駕著機關獸從火焰留下的煙霧中,緩緩走出,他冷笑道:“呵,我絕不會讓你干擾師兄大業!”說完,便驅策著機關獸,向三人發動攻擊。他的機關獸和在象禾關遇到的機關獸是一樣的,但這只機關獸發射出來的火焰和雷火彈,威力更大,而且刀刃攻擊和撲擊的速度也更凌厲,因此三人無法近身,只能盡量繞在外圍,與之周旋。

這名將領的名字叫孫恪,也是褚紅的同門,他邊打邊說:“隱世避禍不過懦夫,若不為天下摩頂放踵,算什么墨者?造成天下大亂的,是理軍?還是綠林亂黨?師妹可得想清楚??!”

疾鵬道:“這小子,說的也不算錯?!?/FONT>

褚紅道:“難道將機關術惡用,就是所謂正途?”

疾鵬道:“嗯,小輩說的也有理?!?/FONT>

混戰當中,太史昭瞅準機會,繞到機關獸的背后,然后振足而起,躍到孫恪的背后,把他撞翻,一同摔到地上。太史昭隨即翻身,跨到孫恪的身上,舉劍欲殺,可是被孫恪一拳轟來,打中他的手腕,使他的劍脫手飛出。但太史昭也掄起拳來,亂拳揮擊而下,痛打孫恪的臉部,孫恪直被打得眼冒金星。不過,機關獸很快就撲上來,揮爪襲向太史昭,太史昭急忙退身閃避,孫恪趁勢一腳踹在太史昭的胸口上,將太史昭踹得飛退開去,孫恪則縱身而起,重新躍回機關獸背上。

孫恪繼續驅策著機關獸向三人猛攻,并說:“師父說的隱世避禍,根本非墨者應作之事。在我看來,商墨就是一群假貨,唯有師兄才是真正的墨者!”

疾鵬聽了這話,也被惹惱了,大罵道:“狂妄!小子,本大王重新教你什么是墨者好了?!?/FONT>

這時,太史湘使出“乾天太紅”的勁招,紅石上迸發出的光束,擊中機關獸的“樞”,機關獸登時失控,跪倒在地,太史昭和褚紅雙雙殺上,褚紅雙刀揮舞,劈擊機關獸的足部,斷其四足,而太史昭則橫掃一劍,將孫恪打下地來。

孫恪受到重創,倒在機關獸旁邊,他咬牙切齒地說:“等著瞧吧……!師兄是不會敗給你們這群庸才的——”只見他的手指忽然動了一下,機關獸便突然冒出熾焰,褚紅驚呼:“小心!”便抱著太史昭,往旁邊翻滾開去。與此同時,機關獸自爆,與孫恪一同化為劑粉。幸好褚紅及時反應,否則太史昭必也被炸成肉碎。

太史湘吃驚地喊:“阿兄!紅姐姐!”急忙飛奔上前,疾鵬道:“嗄!竟然還有這招。喂——兩個小鬼沒事吧?”

太史昭首先翻起身來,看著身邊的褚紅,發現她被方才的爆炸傷了手臂,忙道:“紅兒,你受傷了,還好嗎?”

褚紅道:“小傷而已,不礙事?!碧氛逊鏊饋?,想要替她檢查傷勢,但褚紅說:“真的沒事,小意思,我早就習慣了?!闭f完,她走上前,拾起孫恪丟落的機關弩,查看一番后便說:“有意思……”

太史昭問:“如何?”

褚紅掃視了周圍留下的各類機關之后,就對他說:“縛魂牢吸引妖魔,捕妖夾捉住它們。接著用這機關取出元靈。最后借妖魔的元靈,強化武器?!?/FONT>

疾鵬聽得有點暈眩,就在后面催促道:“走啦小鬼們,別在這兒磨蹭了?!碧氛押婉壹t這才轉過身來,大家繼續趕路。

當眾人抵達豐林村時,卻發現來遲了一步,整個村子都已經毀掉,而且還有不少妖魔在里頭盤桓,褚紅道:“看來,我們來遲了一步?!?/FONT>

疾鵬立刻道:“小鬼們不是又要怪罪到大小姐身上了吧?大小姐可不是這種引來妖魔屠村的惡人??!她總是溫柔待人,總是行俠仗義……”

太史昭道:“疾鵬大王,我曉得你現在心里焦急。但這也是眼下唯一能找到夫人的線索。為了湘兒,也為了大王你自己,我們得嘗試各種可能?!?/FONT>

太史湘道:“說不定夫人只是途經此處而已,大王別緊張?!?/FONT>

疾鵬嗔了一句:“真是……”就扭過頭來。

太史昭道:“走吧,還得先除掉那群妖魔才行?!彼麄兲と氪鍍?,就將在村口游走的妖魔消滅,然后再深入村里。

看到村子如此破敗,太史湘便說:“村子都毀成這樣了……林峰還會在嗎?”

太史昭道:“先找找有沒有什么線索吧?!?/FONT>

他們在村子緩緩前進,尋找著線索,忽然在一間屋前,聽到里頭傳來低泣聲,還有孩子的聲音響起:“阿父,阿母……”三人便鉆進屋里,果然看到一個孩子躲在屋角哭泣,太史昭上前問:“四周都毀了,你怎么還待在這兒?”

“阿父阿母都不見了,我找遍村子,都沒見著……你們有沒有見到?他們不會走遠的呀??梢詭臀艺艺野⒏赴⒛竼??求求你們……”

“沒問題,交給我們?!?/FONT>

“謝謝你們?!?/FONT>

“不過,到哪兒才找得到他們呢?”

“阿父阿母……身上帶著成對的鴛鴦玉佩,一人一邊,掛在腰上。村子里頭會帶著玉佩的只有他們了??隙ㄕ业玫??!?/FONT>

“好,你在這兒等我們?!?/FONT>

三人遂繼續往前方探索,又掃除了幾只擋道的妖魔,并翻越過坍塌的房屋,來到前頭的一片空地上,赫然看到躺著兩具尸體。三人急忙上前調查,從這兩具尸體的身上,果然找到了兩枚玉佩。

“一枚是鴛,一枚是鴦……看來就是他們了?!碧氛巡挥蓳u頭輕嘆,說道:“只能把玉飾帶回去了?!?/FONT>

他們回到孩子那邊,孩子一見他們回來,便問:“找到它們了嗎?”

太史昭道:“他們……我只找到了這個?!本蛯⒂衽迥贸鰜?,交給孩子。

“謝謝你們。這樣子,我們三人就可以團聚了?!焙⒆颖硎靖兄x,但卻并沒有接過玉佩。

“這是應該的。這些,你不拿走嗎?”

“沒有關系??梢栽侔萃心銈?,把玉飾放回家里嗎?能夠回家的話,阿父阿母也會很開心的。我們家就在村口旁邊,那間大大的房子就是了?!?/FONT>

“沒問題?!?/FONT>

三人就別過了孩子,然后繼續往村口方向前進。當他們來到村口集市時,便遇上了一只面目猙獰的女妖,這女妖發出尖厲的叫聲,非??植?,而且她還能號令其它妖魔,讓它們圍攻三人。三人奮力廝殺,擊倒不少妖魔。但那女妖卻突然撲出,吸取那些妖魔的力量,化為己用,然后全力撲向太史昭。

太史昭感到勁風壓來,急忙往地上翻滾,女妖的一撲落空。太史昭一個“鯉魚翻身”,躍了起來,于空中劃出一劍,擊中女妖背部。女妖吃痛之下,猛地反身伸爪,太史昭連忙舞劍撥擋。與此同時,褚紅擊殺兩只小妖魔,然后朝女妖背后襲來。女妖只顧與太史昭對戰,忽略了背部,被褚紅襲至,雙刀并入,洞穿其背。女妖倒地之后,太史昭補上一劍,終將女妖誅滅。

殺光妖魔之后,三人便來到那棟最大的房子里,結果卻看到那孩子的尸體,倒臥在此。太史昭不由吃驚道:“他剛剛……”

疾鵬馬上省悟道:“嗄?難道剛剛那個是——”

三人恍然大悟,太史昭便說:“心有掛念,無法離開。和阿父阿母,一起回家吧?!闭f完,就將那玉佩,與他手里的玉佩并合起來。

就在這時,那孩子再次現身于大家的眼前,對他們說:“謝謝你們?!比缓笾钢麄兩砗蟮男渍f:“這是阿父生前最珍愛的一枚棋子。我們也沒有什么可以報答,就送給你們吧?!闭f完就消失無蹤。

三人走到小幾前,上面擺放了一個棋盤,太史昭拿起了那枚棋子,并且撿起旁邊的一份竹簡來看:“林峰吾兄。去年與兄手談過后,弟再三復盤,深感兄棋藝之精妙、棋品之高潔,真棋君子也。弟日日砥礪,不敢懈怠,盼能望兄之項背。待得入冬再與兄煮酒論棋,豈非賞心之樂事?崇高師栩……”讀完這份竹簡,太史昭道:“看來這場棋,是不了了之了?!?/FONT>

疾鵬在后面催了一句:“事情還多著,趕緊走吧!”太史昭就將竹簡收好,然后便一起走出屋外。太史湘回頭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孩子尸體,心里一陣難過。

出屋之后,太史湘問:“阿兄,林丘的阿父就是顧氏所說的林峰吧?”

太史昭道:“約莫是的。我們去崇高找找寫信的那位師栩吧?!?/FONT>

太史湘道:“嗯,見不到人,見了棋子至少可以睹物思人?!?/FONT>

三人走出村口,褚紅便說:“按這村子被破壞的程度,怕是連蛛絲馬跡都找不著了。夫人來了這里,隨后就有妖魔……”

太史昭道:“這事,已不是第一次遇到了。而且,周遭留下的痕跡,總都有幾分相似。疾鵬大王,夫人真沒有什么事情瞞著你嗎?”

疾鵬道:“小鬼,這問題足證你完全沒在聽本大王說話。大小姐的人格是不容質疑的!”

太史昭只好道:“是是是,你說了算?!闭f完,他遠眺前方道:“繼續向北的話……”

褚紅道:“就如大王先前所說,是嵩山吧?!?/FONT>

三人便繼續進發,太史湘這時問:“大王被關進機關屋這么多年,究竟是什么原因?”

疾鵬道:“本大王也不曉得。但大小姐這么做,一定有她的道理?!?/FONT>

太史昭道:“依我看,肯定是因為太聒噪,夫人嫌煩了?!?/FONT>

疾鵬道:“大小姐從未嫌我吵。就只有你們,總是跟本大王頂嘴。你們該慶幸是本大王寬宏大量……”太史昭就故意稱道:“多謝大王?!?/FONT>


閱讀(0) 評論(0) 收藏(0) 轉載(0) 舉報/Report

評論

重要提示:警惕虛假中獎信息
0條評論展開
相關閱讀
加載中,請稍后
  • 博客等級:
  • 博客積分:0
  • 博客訪問:1,268,639
  • 關注人氣:0
  • 榮譽徽章:

相關博文

推薦博文

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(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) 歡迎批評指正

新浪簡介 | About Sina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律師 | SINA English | 會員注冊 | 產品答疑

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

美女被强奷到高潮视频免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