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載中…
個人資料
蕭家老大
蕭家老大
  • 博客等級:
  • 博客積分:0
  • 博客訪問:21,127,922
  • 關注人氣:13,920
  • 獲贈金筆:0支
  • 贈出金筆:0支
  • 榮譽徽章:
相關博文
推薦博文
正文 字體大?。?a href="javascript:;" onclick="changeFontSize(2);return false;">大

春秋傳奇:秦穆公出兵送重耳歸晉,狐偃勸公子勿棄舊

(2021-06-23 07:45:00)
標簽:

歷史

文化

春秋

分類: 隨感雜談一

春秋傳奇:秦穆公出兵送重耳歸晉,狐偃勸公子勿棄舊

春秋傳奇:秦穆公出兵送重耳歸晉,狐偃勸公子勿棄舊

  話說狐毛、狐偃兄弟,跟從公子重耳在秦,聞知父親狐突被公子圉所害,捶胸大哭。趙衰、臼季等都來問慰。趙衰道:“人死不可復生,悲之何益?現同去見公子,商議大事?!?/span>

  狐毛、狐偃收淚,同趙衰等來見重耳。狐毛言:“惠公已薨,公子圉即位。凡晉臣從亡者,立限喚回,如不回,罪在親黨。怪老父不召臣等兄弟,將其殺害?!闭f罷,痛上心來,重復大哭。

  重耳曰:“二舅不必過傷,孤有復國之日,為汝父報仇?!?/span>

  即時,駕車來見秦穆公,告訴晉國之事。秦穆公曰:“此為上天以晉國授予公子,不可失之,寡人當全力支持?!?/span>

  趙衰代重耳回答:“君若庇蔭重耳,請速圖劃。若待公子圉改元告廟,君臣之分已定,恐動搖不易了?!鼻啬鹿钜詾槿?。

  重耳辭別回館,方才坐定,只見門官通報:“晉國有人到此,說有機密事求見公子?!?/span>

  重耳召入,問其姓名。其人拜言:“臣乃晉大夫欒枝之子,欒盾也。因新君性多猜忌,以殺為威。百姓胥怨,群臣不服。臣父特遣盾私下向公子通告情況。公子圉的心腹,只有呂省、卻芮二人,而舊臣卻步揚、韓簡等一班老臣,俱疏遠不用,不足為慮。臣父已約會了卻溱、舟之僑等,斂集私甲,只等公子到來,便為內應?!?/span>

  重耳大喜,與之訂約,以明年歲首為期,決至河上。欒盾告辭而去。重耳對天禱祝,然后占卜。筮得《泰卦》六爻安靜,重耳心中疑之。召狐偃占其吉兇。狐偃拜賀道:“是為天地配享,小往大來,上吉之兆。公子此行,不惟得國,且有主盟之分?!?/span>

  于是,重耳以欒盾之言告訴狐偃。狐偃道:“公子明日便與秦公請兵,事不宜遲?!?/span>

重耳于次日復入朝拜謁秦穆公,穆公不待開言,便曰:“寡人知公子急于歸國了??种T臣不能勝任其事,寡人當親送公子至河?!敝囟葜x而出。

卆豹聞秦穆公將助公子重耳,愿為先鋒效力,穆公許之。太史擇吉于冬之十二月。先三日,秦穆公設宴,在九龍山為重耳餞行。贈以白璧十雙,馬四百匹。帷席器用,百物俱備。趙衰等九人,各白璧一雙,馬四匹。重耳君臣俱再拜稱謝。

  是日,秦穆公自統謀臣百里奚、繇余,大將公子縶、公孫枝,先知卆豹等,率兵車四百乘,送公子重耳離了雍州城,望東進發。秦世子罌與重耳素本相好,依依不舍,直送至渭陽,垂淚而別。

  周襄王十六年,即晉懷公圉元年(公元前636年),春正月,秦穆公同晉公子重耳行至黃河岸口。渡河船只,俱已預備齊整。秦穆公重設餞筵,叮嚀重耳曰:“公子返國,毋忘寡人夫婦?!?/span>

  于是分軍一半,命公子縶、卆豹護送公子重耳過河,自己大軍屯于河西。

  話說壺叔主持公子行李之事。自出奔以來,曹、衛之間,擔饑受餓,不止一次。今日渡河之際,收拾行裝,將日用的壞籩殘豆,敝席破帷,件件搬運入船,有吃不盡的酒食之類,亦皆愛惜如寶,擺列船內。

重耳見了,呵呵大笑,曰:“吾今日入晉為君,玉食一方,要這些殘敝之物何用?”喝教拋棄于岸,不留一些。

狐偃私下嘆道:“公子未得富貴,先忘貧賤。他日喜新棄舊,把我等同守患難之人,看做殘敝器物一般,可不枉了這十九年辛苦!趁今日尚未渡河,不如辭之,異時還有相念之日?!?/span>

  于是以秦公所贈白璧一雙,跪獻于重耳之前道:“公子如今已渡河,便是晉界。內有諸臣,外有秦將,不愁晉國不入公子之手。臣之一身,相從無益,愿留秦邦,為公子外臣。所有白璧一雙,聊表寸意?!?/span>

  重耳大驚曰:“孤方與舅舅共享富貴,何出此言?”

  狐偃道:“臣自知對公子有三罪,所以不敢相從?!?/span>

  重耳曰:“三罪何在?”

  狐偃回答:“臣聞‘圣臣能使其君尊,賢臣能使其君安?!癯疾恍?,使公子困于五鹿,一罪也;受曹、衛二君之慢,二罪也;乘醉將公子帶出齊城,致觸公子之怒,三罪也。向以公子尚在羈旅,臣不敢辭。今入晉了,臣奔走數年,驚魂幾絕,心力并耗。如余籩殘豆,不可再陳。敝席破帷,不可再設。留臣無益,去臣無損,故臣求去?!?/span>

  重耳垂淚而言:“舅舅責備孤很對,這是孤之過?!?/span>

  即命壺叔將已棄之物,一一取回;復向河設誓曰:“孤返國,若忘了舅舅之勞,不與其同心共政,子孫不昌盛?!奔慈“阻低吨诤釉唬骸罢埡硬疄樽C?!?/span>

  當時,介子推在其他船中,聞重耳與狐偃立盟,笑道:“公子之歸,乃天意也。子犯欲竊以為己功嗎?此等貪圖富貴之輩,吾羞與同朝!”自此有棲隱之意。

  重耳渡過了黃河,東行至令狐,城守鄧惛,發兵登城拒守。秦兵圍之,卆豹奮勇先登,遂破其城,獲鄧惛斬之。桑泉、臼衰,望風迎降。晉懷公聞報大驚,悉起境內車乘甲兵,命呂省為大將,卻芮副之屯兵廬柳,以拒秦兵。畏秦之強,不敢交戰。

  公子縶將秦穆公書信派人送至呂、卻軍中。書略曰:寡人之為德于晉,可謂備至矣。父子背恩,視秦如仇。寡人忍其父,不能復忍其子。今公子重耳,賢德著聞,多士為輔。天人交助,內外歸心。寡人親率大軍,屯于河上。命縶護送公子歸晉,主其社稷。子大夫若能別識賢愚,倒戈來迎,轉禍為福,在此一舉!

  呂、卻二人覽書,半晌不語。想接戰,又恐敵不過秦兵,有如龍門山故事;想迎降,又恐重耳記著前仇,要他償里克、卆鄭之命。躊躇了多時,商量出一個計策來,回書于公子縶,書略云:某等自知獲罪公子,不敢釋甲:然而擁戴公子,實某等之愿也!倘若得與從亡諸子,共矢天日,各無相害,子大夫任其無咎,敢不如命。

  公子縶讀其回書,已識透其狐疑之意。于是單車到廬柳,來見呂省、卻芮。呂、卻欣然出迎,告以衷腸道:“某等非不欲迎降,懼公子不能相容,欲以盟誓為信?!?/span>

公子縶道:“大夫若退軍于西北,我將以大夫之誠意,告之于公子,盟誓可成?!眳?、卻應諾。

待公子縶別去,即便出令,退屯于郇城。重耳使狐偃同公子縶至郇城,與呂、卻相會。是日,刑牲歃血,立誓共扶重耳為君,各無二心。盟誓完成,隨即遣人相隨狐偃來到臼衰,迎接重耳到郇城大軍之中,發號施令。

晉懷公不見呂、卻捷音,使寺人勃鞮至晉軍催戰。行至中途,聞呂、卻退軍郇城,與狐偃、公子縶講和,叛了懷公,迎立重耳,慌忙回報。晉懷公大驚,急忙召集卻步揚、韓簡、欒枝、士會等一班朝臣計議。那一班朝臣,都是向著公子重耳的,平昔見晉懷公專任呂、卻,心中不忿:“今呂、卻等尚且背叛,事到臨頭,召我等何用?!?/span>

  一個個托辭,有推病的,有推事的,沒半個肯上前。晉懷公嘆了一口氣道:“孤不該私自逃回,失了秦歡,以致如此!”

勃鞮奏道:“群臣私約共迎新君,主公不可留矣!臣請為御,暫適高梁避難,再作區處?!睍x懷公出奔高梁。

公子重耳因呂省、卻芮遣人來迎,遂入晉軍。呂省、卻芮叩首謝罪,重耳好言撫慰。

趙衰、臼季等從亡諸臣,各各相見,吐露心腹,共保無虞,呂省與卻芮大悅,于是迎重耳入曲沃城中,朝于武公之廟。絳都舊臣,欒枝、卻溱為首,引著士會、舟之僑、羊舌職、荀林父、先蔑箕、鄭先都等三十余人,俱至曲沃迎駕。卻步揚、梁繇靡、韓簡、家仆徒等另做一班,俱往絳都郊外邀接。重耳入絳城即位,是為晉文公。按重耳四十三歲奔翟,五十五歲適齊,六十一歲適秦,及復國為君,年已六十二歲矣。

  晉文公既立,遣人至高梁刺殺懷公。公子圉自去年九月嗣位,至今年二月被殺,首尾為君,不滿六個月。寺人勃鞮收而葬之,然后逃回。

(本篇完)

0

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/Report
  • 評論加載中,請稍候...
發評論

    發評論

   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(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) 歡迎批評指正

    新浪簡介 | About Sina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律師 | SINA English | 會員注冊 | 產品答疑

   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

    美女被强奷到高潮视频免费